天美藝術基金會
《 2019 台灣當代藝術家海外參訪計畫 第六站 》 參訪心得-臺北藝術大學 陳慶銘


經歷了這次的天美藝術基金會 Grand tour 之後有很多思考的點

   在旅途當中,第一次看見這麼大量的藝術史上所謂「大師」的原作,許多更是特展,在荷蘭遇見了梵谷以及林布蘭特,在瑞士遇見了畢卡索、丁格利、巴賽列茲、圖伊曼斯,脈絡清晰而完整的呈現其作品,真的是非常震撼!其餘還有諸多的博物館展覽,也都非常精彩,我想簡單談談我最有印象的幾件事。

繪畫 「原作」 與畫冊上作品的差異

  在台灣,我所能理解西方藝術史上的重要作品總是從紙本上得知,這次的經歷之後發現,就算拍的在怎麼清晰,還是與原作有所落差。原作會呼吸,有空氣、空間感,原作作品是跟布展手法、空間氛圍有關係的,繪畫上的空間感不是指畫家描繪出的空間感,而是材質上的空間感,畫筆刷毛刷過布面或是紙張,會留下布面的紋理,甚至留白,留下畫布底色的空間感,在畫冊上往往只會覺得是一條框出來的邊,那種顏料微微的突起,厚薄不一的小落差也是,許多作品以為是平塗的,原作並不是,是有筆刷痕跡的,許多作品以為是厚疊的,在原作上發現竟然只簡單運用一些層次,就完成了繪畫中的雕塑量感。



 圖為林布蘭特(Rembrandt)在蕾絲上的處理,是具有肌理厚度的,跟肌膚的質感處理手法不同。






  圖為莫蘭迪(Gaorgio morandi)在描繪靜物時透出畫布底色的處理,大量留下畫布的紋路,簡單的做出物的量感,物的量感不一定是由材質堆多後來決定。



第一次看到大型藝博的面貌

  一開始也是沉浸在震撼之中,雖然有趕緊拉回理性的思考,發現幾乎沒有什麼亞洲藝術家的作品,異國情調在歐洲市場好的想像是錯誤的。
  在看到這麼多的作品中,多是視覺藝術,雕塑繪畫攝影為主,很少裝置類別、 新媒體類別的作品,逛到後來會發現有些人的作品會是時常重複的,很多巴賽列 茲的作品,可能是近幾年的市場需求,或是想要操作的對象。

              圖為卓納畫廊所收藏巴賽列茲較早期作品。



Paul McCarthy

美國人平時打招呼的方式?
Hey!
Whats your name?
  在原本心裡已經預設是 VR 體驗的我,覺得應該只是一種虛擬實境,不足為懼,我戴上耳機,進入畫面,畫面是用扎眼來選擇情境,情節都是一個成年女性以及一位女孩,成年女性像是平常電視劇中的標誌的都會女性,穿著紅色禮服,頭髮綁起來,像是要去宴會一般,女孩的穿著像是農村女孩,像是灰姑娘的樣子。我選擇了其中一個情境,對螢幕抸了眼。
首先,兩位都先跟你保持一段距離問whats your name?
接著會罵著 Fuck you。
他們會在四周行走,似乎在跟我談話,又似乎在互相談話,兩位女性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那樣寫實,空間感也是,本以為會更加地接近真實,但很有電腦手工感。
  漸漸地人數變多,但都是這兩個模板的腳色,依樣對著我說出重複的話,越靠越近,越變越巨大,時不時還穿透我的身體,時不時他們相互交疊穿透,像是出現 BUG 一樣,接著,年長的女子開始對著女子作出性交的動作,執行性交動作時所發出的聲響為男子哀號聲,不斷的進行性較動作以及靠近壓迫著我的視覺身體界線。
  我開始懼怕了,我完全的沉浸在這充滿言語、肢體衝突暴力的虛擬空間,那些由電腦作出的人物就像是進到我的夢境攻擊摧毀我預設的心理狀態。
  懼怕感不是因為真實,而是因為在虛擬的空間,我害怕的反而是他營造出的虛擬感、科技感,自身變得像是虛擬的一部份,因為作品只有視覺以及聲音,自身手腳到後來會處在無的狀態,也因此投入作品,時不時想「我所處在的真實呢?」還是我也是某種 BUG 或是被創造的模板而已?

      Paul McCarthy 作品現場位於藝博會的 Unlimited 區



     場景佈置和地毯都和展覽會場一致。



     高低錯置的人物,角色都一致,並非相當寫實的角色,地毯在螢幕中反而成了某種令人充滿迷幻感的介面。

     (圖片來源: https://www.artsy.net/article/artsy-editorial-brilliantly-disturbing-future-virtual-reality-view-venice)



威尼斯雙年展

比利時館

  比利時館是令我最有印象的一個館,藝術家為Jos de Gruyter 和 Harald Thys,作品名為《Mondo Cane》,名稱參考了 1962年的一部義大利電影《Mondo Cane》,由導演高替羅·傑卡皮塔(Gualtiero Jacopetti)製作的紀錄片,直譯是「狗的世界」,內容充滿世界各地令人可能感到獵奇的宗教、習俗以風情,乍看像是紀錄片卻相當主觀,充滿諷刺及對於文明世界的各種質疑、嘲諷。
  而 Jos de Gruyter 和 Harald Thys 的作品也是相當有這中惡趣味,將館內布置成像是一個民俗博物館,一部分的人被關在監獄,一部分的人在永無止盡的勞動,勞動中的人都是比較舊時代的樣子,就像是我們想像那種美好的歐洲人生活情調,但是每尊偶都是雙眼呆滯,重複著動作,而且那動作還只是僵硬的機械抽動而已根本不寫實,配上牆上相當俗氣的風景畫,整個很刻意。展覽門口有提供小冊,小冊內有每個偶的生平以及事跡,都相當荒誕好笑,也呼應了高替羅·傑卡皮塔電影裡幽默的旁白詞句口吻。

 高替羅·傑卡皮塔 ( Gualtiero Jacopetti ) 製作的紀錄片《Mondo Cane》



 永無止境的勞動



 被監禁的都不是勞動者,像是較為邊緣弱勢者。



藝術與空間的連結程度

  在義大利發現,許多古老建築物(海關大樓等)所展出的作品跟空間的融合真的是相當完美,海關大樓的策展令人印象深刻,空間、自然光、建築結構的運用相當完美。

  Felix Gonzalez-Torres 作品在入口處,引領我們進入觀看其他作品。



  Hicham Berrada 作品與空間的建築結構也是巧妙的呼應。



  Roni Horn 作品



  Roni Horn 作品在空間中與自然光影的變化,令人有凝結的感官體驗。



所觀察到的各種展覽作品特質

  總歸全部所見的作品,會覺得形式完整,概念簡單明瞭,而且很政治正確,不知道是看到過於大量的作品的緣故,雖然形式作品呈現都穰人有感受到強度,但在強度背後總覺得缺乏了一些層次,可能是文化上不同造成? 我在台灣的一些藝術家身上比較看的到那種層次,台灣藝博會上所出現的作品跟巴賽爾博覽會作品的質地真的有落差,單就講繪畫,在那邊的作品似乎在太討藝術本身更佔多數,而不是在乎把一個畫面經營的完整美觀而已。


回到自己呢?

  在歐洲看到的視覺、裝置作品在空間感的運用真的是有我目前不及之處,學習到的非常多作品和空間對話的方法,觀看到很多創作者使用材質的方式,看見了許多創作者繼續在傳統媒材上耕耘,看見了新媒體科技藝術在技術上繼續推展藝術的可能性,參與了許多夢境,以及觀看了更多的現實。
  無論各種材質,新的嘗試才是重點,對於自己,可能還是更加認真的創作,面對自己的生命,繼續思考及實踐想像中的作品。

最後,謝謝天美藝術基金會讓我參與此行,也感謝同行夥伴們的照顧,感謝谷先生對於藝術史專業知識的補充、分享在藝術上的各種體悟心得,每天的討論也都是我學習的時間,所看的展覽及收穫遠超過我所寫的這些文字。



              放一張在學院美術館所看到的巴賽列茲早期作品,有力量的繼續奮鬥下去!!






王博彥 2019阿姆斯特丹巴塞爾威尼斯參訪心得   李亦凡 2019阿姆斯特丹巴塞爾威尼斯參訪心得   羅展鵬 2019阿姆斯特丹巴塞爾威尼斯參訪心得   黃至正 2019阿姆斯特丹巴塞爾威尼斯參訪心得   謝佑承 2019阿姆斯特丹巴塞爾威尼斯參訪心得   張程鈞 2019阿姆斯特丹巴塞爾威尼斯參訪心得   石孟鑫 2019阿姆斯特丹巴塞爾威尼斯參訪心得
-->
天美藝術基金會
天美藝術基金會臉書FB粉絲頁